京东:离职、裁员、调岗、调薪、换血!!今年“618”京东将何去何从
国产美女久久精品
国产美女久久精品

国产免费

京东:离职、裁员、调岗、调薪、换血!!今年“618”京东将何去何从

发布日期:2021-10-19 20:21    点击次数:78

由火箭少女101的神曲《卡路里》改编的JD.COM 618的广告在电梯里反复播放。不知不觉就达到了一年618,疯狂的“剁手人”在洗脑的旋律中开始了买中买的节奏。

这是JD.COM第16届618,618,现在已经成为年影响力仅次于双11的电商推广节。与消费者的狂热不同,在参加了今年在JD.COM举行的618动员会后,很多媒体朋友反馈JD.COM是“冷启动”,低调得多。整个发布会更像是一场品牌商家的商业展示和表彰大会。往年,JD.COM都会详细讲解618的各种营销游戏,或者在生日当天展示自己在各种技术应用中的“肌肉”。

事实上,自今年以来,JD.COM确实发生了变化。

辞职、裁员、岗位调整和调薪,JD.COM“变了血”。

GMV增速放缓(JD.COM在2019年一季度财务报告中未公布GMV数据,但预估同比增速在20%左右),活跃用户数下降,股价减半。2018年,JD.COM无法阻止资本市场的下跌。就连一路相伴的“老铁”高淳资本,也减持了JD.COM,却增持了阿里和拼多多。年底明尼苏达事件引发的创始人危机。

其实关于JD的讨论。COM的二把手从来没有停过。去年7月,JD.COM的CEO徐磊成为JD.COM商城第一任轮值首席执行官。2016年沈浩宇移居美国后,这个职位空失踪了两年。今年1月,徐磊首次以CEO身份出席JD.COM商城年会。他将2018年定义为JD.COM历史上内外环境变化最剧烈的一年。

徐磊表示,一方面,在外部环境、经济下行以及互联网人口红利消失的情况下,大家都在关注股票;另一方面,在内部,JD.COM在组织能力和行为上存在一些问题。“客户至上的价值被稀释,KPI理论和“数据交换”文化盛行,部门墙越来越高,我们自言自语,没有统一的业务逻辑,对外部变化的反应越来越慢,对客户傲慢。我们已经从一个行业的颠覆者变成了挑战者,但我们在意识形态和机制上还没有做好准备。”

对于一个崇尚技术驱动、客户优先的企业来说,人浮于事是致命的。虽然业务基础仍然良好,但JD.COM确实已经到了必须忍受痛苦、向组织开刀的时刻。

上述副总裁10%被淘汰,核心高管轮岗计划实施,快递员薪酬结构调整...从今年开始,一系列大动作带来了高级管理层的主动或被动辞职和调动,以及事业部的调整和“换血”。面对质疑,刘在4月15日发出的内部信中垫底,京东物流连续12年亏损,仅2018年总亏损就超过28亿。但是京东快递的薪资福利比同行高,却很难从奢侈变成节俭。在生死面前,任何指责都只能算是噪音。

从财报来看,JD。COM大刀阔斧的改革在“节流”层面取得了一定成效:2019年一季度,京东营收同比增长20.93%,毛利率从2018年一季度的14.14%提升至15.02%。绩效成本收入比下降0.5%,市场成本收入比下降0.23%。

在这个令人费解的下沉市场中,JD.COM必须重塑自我。

至于所谓开源节流,JD.COM可以依靠制度推动成本控制,但JD.COM拓展新市场有点困难。

徐磊表示,互联网人口红利和在线零售红利消失,难以“增加”。从用户数据来看,JD.COM确实遇到了瓶颈,但对于阿里和拼多多来说并非如此。从上图可以看出,从年活跃用户数来看,阿里一直保持着每季度20%左右的增速,拼多多更是超过了50%,而JD.COM近两个季度一直处于个位数,甚至在2018年第三季度出现下滑。

根据阿里的官方报告,截至2019年3月1日的一年,其年活跃用户增长了1.02亿,新增的1亿多消费者中,有77%来自下沉市场,而拼多多自身的定位则是针对“五环路以外的人”。毫无疑问,下沉市场的流量红利依然存在,这也是电商最大的增量来源。

根据QuestMobile今年5月底发布的下沉市场报告,下沉用户数突破6亿。在3月份下沉用户全网APP MAU同比增量中,阿里的支付宝和高德地图分别排在第3和第7位,拼多多排在第4位,但JD.COM却不见踪影。

去年3月高调推出的JD.COM购物,是对标淘宝巨化和拼多多的拳头产品。显然,它未能完成渗透下沉市场的使命。我们属于微信生态,看着拼多多蓬勃发展,但没有JD.COM,购物没能带来用户增长。今年5月,JD.COM购物业务部负责人更换,JD.COM零售集团平台业务中心负责人韩瑞接任。

重质量、自立门户的JD.COM,可以说在一二线城市拥有相当大的用户基础,但下沉用户是品牌意识相对较弱、对价格极度敏感的人群。平台淘宝和拼多多自然有价格优势,在下沉市场有先入为主。此外,下沉市场本身的分散性对依赖订单密度降低合同成本的JD.COM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

如果JD.COM想成为一个下沉市场,就不能避开微信。幸运的是,JD.COM和腾讯的合作已经延续了三年。在618启动会上,徐磊介绍,在与腾讯的新一轮合作中,JD.COM将利用微信一级门户、微信市场海量用户等独特资源,打造有别于JD.COM现有场景和模式的全新平台。徐磊表示,这将是JD.COM深挖微信市场、拓展三六线城市用户的重要手段,该业务将于今年三季度上线并持续优化。

显然,JD.COM已经意识到,用这种现成的打法打入下沉市场几乎是不可能的,只有创新甚至重塑自己,才能在新市场上打个洞。

放弃潮流和内耗,JD.COM想在开放前“瘦身”。

刘曾在与的一次谈话中说:“我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人。在物流烧钱之后,我停止了其他烧钱的项目。我经常看着机会从眼前溜走,心里很痛苦。”比如在线支付,支付宝,微信都已经垄断了。

上市后,京东。COM的股价从2016年年中爆发到2017年底,有钱的JD.COM似乎不再想看着机会溜走。

2015年O2O盛行。当年4月,JD.COM推出JD.COM到家,旨在以平台化方式切入线下零售线上;2017年10月,JD.COM推出TOPLIFE,希望通过对商品和服务的高质量管控切入奢侈品电商领域;2017年12月,JD.COM重启pat,想从闲鱼和转让那里分一杯羹;2018年1月,筹备已久的生鲜超市7FRESH开业。据说3到5年内将有1000多家超市开业...

现在回想起来,可以说JD.COM很多时候都没有想太清楚,更多的人觉得“别人有的,我一定有”。比如以盒马为目标的7FRESH,显然低估了线下开店的难度和周期。讽刺的是,后羿在任职期间向刘汇报了盒马的原型计划,被拒绝后转投阿里。但作为阿里新零售的第一号项目,盒马今年也遇到了不少问题,遭遇了第一次关店。

事实上,如果你拆解JD.COM的投资地图,你会发现一个非常矛盾的问题。比如在超市领域,沃尔玛是JD.COM的股东,JD.COM是永辉超市的股东,但三者都是重仓超市业态;JD.COM有TOPLIFE,但它投资了Farfetch和Temple Library。做时尚,投资Vipshop重启拍供二手,同时投资几轮爱回收。

京东之间有着微妙的竞争关系。COM自己的业务和投资关系。竞争带来消费,合作带来协同,但在这个节骨眼上,JD.COM必须努力减少消费。JD.COM与沃尔玛的“三通”(用户、库存、门店互通)是一个很好的尝试,双方的合作可以带来效率的提升。

不管是否顺应潮流,JD.COM在商业上略显臃肿,必须“瘦身”。TOPLIFE和paipaipai,以JD为例。COM的家和达达两年前,找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家,分别与Farfetch China和Love Recycling合并。部分业务由垂直领域更专业的项目运营,JD.COM助力流量、物流、金融等基础能力,这也符合京东的主旋律。COM开放了。至于7FRESH,猜测和永辉有一些故事也不是不可能。

JD.COM正在慢慢界定自营职业和开放之间的界限。在618动员会上,我们可以感受到,比如3C电子和消费品,JD.COM在强调自主创业,而JD.COM需要在大健康、汽车、房地产等生活服务领域做更多的连接。

综上所述,在过去的一年里,将JD.COM的舆论状况描述为“风口浪尖”并不夸张,这在一定程度上迫使JD.COM回归商业基本面。通过组织调整和业务重心降低支出,以及推出新产品或用微信国际化开源,JD.COM积极求变、务实,但不难回到2018年1月市值730亿美元的巅峰。

文章来源: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